夏维安觉得自己对这位少夫人的了解还是太浅薄了。

但是鉴于大少只命令他跟着少夫人保证少夫人的安全并没有给他限制少夫人行动的权力,夏维安也只能跟着冷飒行动了。

眼睁睁地看着少夫人从窗口翻出去,身手矫健轻盈地贴着墙壁向下稳稳地落到了斜下方的阳台上,夏维安甚至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自己打头阵。

看着站在阳台上对自己招手的冷飒,夏维安只得一咬牙硬着头皮上了。

让他对自己感到十分失望的是,他翻窗爬墙的身手竟然还不如少夫人利索。等他刚落地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两声沉重的闷响,连忙冲了进去只见冷飒正准备站起身来,她脚边躺着两个昏迷不醒的男人。

“少夫人,你没事吧?”

冷飒摆摆手,“没事,就两个人。看得出来是什么人吗?”

这两个人都穿着完全看不出来身份的西装,看着像是酒店的服务生但到底是不是洪帮的人就有待商榷了。

夏维安上前检查了一下,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两个人的身份来历,“要不要将他们弄醒看看?”

冷飒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夏维安也不啰嗦,从旁边的桌上端起一杯水就朝着其中一人脸上泼去,对方不醒就再补上了两个耳光。被打了两耳光的人终于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下一秒就警惕地想要从地上一跃而起,“你们是”

“别动。”夏维安蹲在他旁边低声道,同时一把冰冷的匕首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那人立刻僵住不动了,只是用警惕地目光瞪着眼前的夏维安,“你是什么人?”

冷飒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躺在地上的人并没有看到他。方才冷飒动作太快了,以至于他根本没看清楚袭击自己的人是谁,只当是夏维安打晕了自己和同伴。

“你们是什么人?”夏维安沉声问道。

那人一愣,迟疑了一下才道:“你不是洪帮的人?”

夏维安思索了一下,回头对冷飒道,“应该是龙门的人。”

冷飒坐在沙发里,有些懒洋洋地摆弄着刚才被放在床上的一把枪,淡淡道:“这地方位置不错,洪天赐竟然会让给龙门?”

夏维安道:“未必,说不定我们来之前这屋子里原本还有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然了他们是黄雀。

冷飒扫了一眼整个房间,走到连接洗手间的衣柜前上伸手拉开衣柜,里面果然放着两个人。

不过跟地上的两个人比起来他们的运气显然不好,已经死了。

“你你们是飞云会的人?”地上的人这才看到房间里竟然还有一个女人立刻问道。毕竟飞云会的老大就是个女人,她手底下有女人再正常不过了。

冷飒对他友好地笑了笑,“不是。”对夏维安使了个眼色,夏维安会意毫不犹豫地一拳下去那人再次昏死过去。

冷飒提着枪走到阳台上,四周打量了一下确定了适合藏身又不容易被发现的位置,还好心情地架上枪试了试角度,才满意地走回了房间里。

夏维安听着外面街道上传来的嘈杂声,一边看着一脸轻松自在的冷飒沉默不语。

冷飒坐回沙发上将枪横在自己膝上问道,“你说我们一次干掉这三家老大的几率是多少?”

“”夏维安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有些艰难地道:“我以为大少夫人跟商会首是朋友?”

冷飒浑不在意地道,“所以我只是说说而已啊。”

夏维安瞥了她一眼道,“这个距离,除非三个人同时动手而且能保证全部命中,否则不太可能。洪天赐年纪大了,但身边随时都有保镖,商绯云和龙薄云身手都不凡。而且如果三家的老大都死了,会很麻烦的。”

冷飒觉得有些无趣,托着下巴问道,“你们家大少,希望谁死?”

夏维安有些诧异,思索了一下道:“属下不知。”

“无趣。”冷飒叹了口气,比起徐少鸣带着夏维安在身边真的会缺少很多乐趣啊。

夏维安并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有趣,“少夫人打算一直在这里等着吗?”

冷飒点点头,“有什么问题?”

夏维安道:“时间还早,少夫人只怕会错过很多热闹。”

冷飒微笑道,“我不是一个爱凑热闹的人。”

“”夏维安的眼神里明年明白白得写着“我不信”三个字。

正打算跟夏副官好好解释一下自己本质上是一个相当温婉娴静的人的时候,冷飒目光突然一凛飞快地起身闪到了门口。

下一刻门口就传来了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不等对方打开门,冷飒就扬声道,“谁呀?干什么?”

外面的人明显顿了一下,开门的声音也停止了。

片刻后才有一个男声低沉道:“小姐,请问需要果盘吗?”

“不需要!”冷飒太高了声音,没好气地道:“别烦我,忙着呢!”

“小姐”门外的人还想要说什么,冷飒抄起床头柜上的烟灰缸就砸了过去,“我说滚!没听见啊!”

外面再一次沉默,然后响起了离开的脚步声。

夏维安表情木然地看着冷飒将一个刁蛮暴躁的千金小姐演得惟妙惟肖,冷飒得意地对他挑了挑秀眉,“注意一下咱们左右两边有没有人,洪天赐在这里埋伏人,两边应该不会有客人。”

“如果刚才是洪天赐的人,他们可能会怀疑。”夏维安道。

冷飒道:“如果是洪天赐的人,就直接进来了。”

“夫人说得对。”夏维安想了想,点头表示赞同冷飒的想法。

仔细侧耳倾听,发现那人并没有试图去开左右两边的门这才微微松了口气。再回头去看冷飒,却见她已经靠在沙发里枕着枪闭目养神了。

果然如大少夫人所说的,她“不是个爱凑热闹的人”,对二楼宴会厅里可能会有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

临近晚上十点的时候,一部分宾客走出了酒店告辞离开了。

这标志着二楼的寿宴已经结束了,而这个时候冷飒已经在三楼的房间里睡了一个小觉了。

此时的傅凤城自然不是真的在房间里休息,而是和萧轶然坐在一楼的茶室里喝茶。此时整个茶室里只有他们两个客人,不远处打扮美丽穿着得体的女服务员安静地站着等候召唤,但是两人却谁都没有往那边多望一眼。

萧轶然倒了一杯茶端在手里,垂眸道:“你说洪天赐那老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

傅凤城道:“我怎么知道?”

萧轶然笑嘻嘻地道:“小嫂子不是跟商绯云关系很不错嘛?她就没有从她那里得到点什么内幕消息?”

傅凤城摩挲着茶杯边沿,淡淡道:“就算有那也是商绯云的消息,你觉得跟洪天赐能有什么关系?”

萧轶然皱眉道,“你是说洪天赐跟商绯云不是一条心?最近他们不是在合作吗?”

傅凤城并不打算回答这个无聊的问题,萧轶然也知道自己问得有些傻,耸耸肩道:“行吧,那你呢?真的是为了照影剑来的?”

“有什么问题?”傅凤城问道。

萧轶然摇摇头,“好像没什么问题,又好像问题挺大的。小嫂子去哪儿了?这个总可以说吧?”

傅凤城道:“楼上宴会厅。”

萧轶然没好气地瞪着他,“我刚从二楼下来!”

“那我就不知道了。”傅凤城神色平静地道。

萧轶然有些无语,“今天晚上肯定会出大乱子,你带她来就算了还让她到处乱跑,真的不怕有危险啊。”

傅凤城神色淡漠并不答话,萧轶然微微皱眉。他以为傅凤城跟冷三小姐感情应当不错,至少也该有些另眼相看的意思,但傅凤城这反应是几个意思?

“大少,拍卖会要开始了。”徐少鸣进来低声道。

两人侧首看向窗外,他们坐的地方正好能看到酒店正门外面的草坪。刚才就有不少宾客从酒店里出来,这一会儿功夫宾客已经渐渐地散去了,酒店门前开始恢复之前的安静,只有几个洪帮的高层还在送别走在后面的客人。

这些是不准备参加拍卖会或者是没资格参加拍卖会的人。

萧轶然扬眉道,“这么快?卫长修来了吗?”

“卫当家十分钟前刚到,先去房间里换衣服去了,他说一会儿直接去会场。”

卫长修是大忙人,没工夫特意跑来给洪天赐贺寿,踩着点来也是因为这次确实有不少令人行动的珍品。

傅凤城问道,“参加拍卖会的人确认了没有?”

徐少鸣点点头,掏出一张纸笺递了过去,上面密密麻麻地写了不少名字。

萧轶然探过头去看了一眼,也忍不住啧了一声,“这么多人?洪天赐那个老东西到底从哪儿弄来那么多宝物的?这要是假的嘿嘿”这些人无一不是位权势显赫的大人物,洪天赐要是敢在东西上搞什么幺蛾子,洪家包括七大姑八大姨都别想在安夏立足了。

徐少鸣道:“听说洪家早年是以盗墓为生的,不是什么光彩行当。洪天赐既然要退了,想必是打算将这些宝物变现,毕竟怀璧其罪。”

萧轶然饶有兴致,“那就不怕钱太多了被人盯上吗?”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以前洪天赐是洪帮当家没人敢惹,现在他退了可就不一定了。

徐少鸣笑道,“钱总比那些东西好处理一些,况且洪天赐只是要金盆洗手又不是要死了,只要他还活着道上的人总会给他几分面子的。”

“大少!”一行三人正要起身离开茶室,就看到洪帮的原副帮主也就是刚刚在寿宴上接掌洪帮升任新当家的中年男子急匆匆地过来道:“大少,我们当家的洪老跟龙门主还有商会首吵起来”

萧轶然好奇地道:“他们三个吵起来了,你找傅凤城干什么?”

新任当家抹了一把汗,苦笑道,“这不是别人也不敢去劝么?想请大少出面说和一下,今天毕竟是洪老的大寿,闹出什么事情来不好。”

萧轶然有些不以为然,靠近傅凤城身边低声道,“这是洪老头安排好的吧?他想干什么?”他声音虽然低,但是在场的人还是都听得清清楚楚。

洪帮新当家有些尴尬,连忙道:“三皇子误会,这我们洪帮绝没有这个意思,要是大家能好好谈一谈就是最好不过了。

他身为洪帮新任当家,其实没有那么迫切想要弄死龙薄云的想法。

但是他现在其实根本做不了主,洪天赐说是将帮主之位让给他,但是手里的权力哪里是一句话就能够完全让渡出来的?他只是敏锐地感觉不对,洪老真的是为了洪帮着想要灭了龙门吗?这个时候灭了龙门对洪帮真的利大于弊吗?这酒店里现在这么多的达官政要,要是出了点什么事到时候洪帮

人在其位就要谋其政,他至少要在傅大少面前表明他绝对没有想要搞事情的态度。

傅凤城沉默了片刻,方才淡淡道:“去看看吧。”

“喂!你”萧轶然皱眉看着傅凤城,“那些道上的人干什么与傅家有什么关系?等他们拼个你死我活你再去收尸不好吗?”

“”洪帮新当家默默擦汗,三皇子,我还站在这儿呢。

傅凤城轻哼一声道,“难得这么一场大戏,不去看看岂不是可惜了。”对徐少鸣打了个手势,徐少鸣沉默地上前推着轮椅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