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秦沛然这样阴险狡诈的人,怎么会看不穿这个女人的心思。

自从上次高樰想跟他回家见长辈的时候,他就明白了这个女人的目的是什么,想要嫁入他们秦家,也是她痴心妄想。

但是目前秦沛然还需要很多棋子来帮助自己下好这一盘棋,所以他才会把人留在身边。

等到不需要无用的时候,自然就会抛弃。

听到秦沛然说奖励,她更是欢喜,“我什么都不要,只要跟着你一辈子就好。”

“傻丫头,这一辈子这种话太过遥远,你别总是挂在嘴边。”

“人家就是要和你在一起嘛。”

秦沛然也不多说,捏着她的脸亲下去,逢场作戏,谁不会呢。

早上苏娆又起来准备早餐,过去她是极少下厨的人,总觉得做饭是很麻烦的事情,可是现在倒是觉得非常有意思。

尤其是看到自己做出来的食物都被他们吃完时,感觉到非常幸福。

秦政向来会比Ke

起来得早,走到楼梯口就闻道香喷喷的煎饼味道。

“妈咪,你又给我们做早餐了,宝宝觉得太幸福了。”

“我的大宝早呀,昨天你说喜欢吃,妈咪多做了些,等你们吃得饱饱的有精神。”

“妈咪万岁,如果以后能够每天都吃到妈咪做的早餐就好了。”

苏娆听到这话有些伤感,她擦了擦手上的水渍走到秦政身边,轻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温柔说道:“阿政,以后妈咪不在家的时候,你要照顾Ke

秦政有些不能理解她的话,斜着小脑袋问:“那妈咪你就不要离开我们就好了,我们一家人说好要在一起的。”

“过阵子妈咪不是要去国外参加比赛,好几天都回不来,而且不方便带你们去,所以在家你要照顾好Ke

我们阿政是哥哥嘛。”

“可是我想要妈咪。”

身后的Ke

不由摇头:“妈咪,你和这个爱哭鬼说这些有没啥用,倒不如让我照顾他更实在。”

苏娆哭笑不得,过去她和Ke

在国外,孩子倒是一直很独立,因为她经常都要很忙碌的工作,所以Ke

很小就会帮她做事,而且各方面都不会让她操心的那种。

“Ke

真是个男子汉,但是阿政也非常棒,所以你们兄弟两个人就要相辅相成,这样妈咪才会安心。”

“可是我不想和妈咪分开。”

“宝宝也不想和妈咪你分开,所以妈咪就带找我们一起去嘛。”

苏娆摇头,她这次不仅是要出国,并且还要听从秦老夫人的话离开这里,否则她今后恐怕才是真正的没办法再见她们。

“你们要听话,这次出去的比赛会很长的时间,而且妈咪也没有时间照顾你们,听说H国前阵子还动乱过,小孩子是不能去那种地方。”

听到那地方动乱,两个小团子心里也害怕,但是同时也担心妈咪。

尤其是从小就和妈咪相依为命的Ke

更是不愿意分开,“妈咪,如果那么地方很乱,那你就不要去了嘛。”

“对呀,你就在家陪我们,让小蕊阿姨代替你去。”

苏娆蹲在两个孩子中间,很耐心的告诉他们:“小蕊阿姨她还有其他工作,是不能去替妈咪参加比赛,而且这次还有关你们爹地今后的发展,所以妈咪一定要赢。”

两个孩子都是懂事,只是出于自己最原始的一种感情,不舍得离开母亲而已。

很快秦慎之也下楼,刚才就听到这两个小家伙在纠缠着苏娆,带着严肃的语气呵斥道:“你们两个这样只会让你们的妈咪有很大的压力,等你们放假之后,我们一家人去旅行怎么样。”

听到去玩孩子们当然是开心,早就把这个要分别的事情给忘记了。

因为在他们的意识里,这只是一个短暂几天的分开而已。

“太好了,我想要去江南看山清水秀。”

“我要去迪尼斯玩。”

两人的兴趣爱好不同,所以总是在有意见的时候会发生分歧,都说双胞胎都说同一条心的,苏娆很多时候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生了一对假的双胞胎。

这一下两个人就为了要去哪里旅行开始争执起来了。

这其实也是两个孩子在一起的乐趣,所以苏娆并没有去制止两人,只是觉得愧疚,因为不管他们想要去何处,自己都没办法再陪他们。

几人正要开饭的时候,来了不速之客,正是秦家老夫人,她身后的女佣提着行李箱,看样子是要来这里住。

苏娆的脸色一下子就不好了,不知道这秦老夫人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秦政和奶奶的关系相对好些,所以知道先冲过去打招呼:“奶奶你怎么突然来了,带着行李箱做什么,想要去旅行吗?刚才我们才在商量要去旅行的事情呢。”

秦老夫人看了苏娆一眼,哦了一声:“怎么还想一家四口去旅游,这是想到其他的后路呀。”

这种拐弯抹角的话秦慎之并没有听懂,只是也很客气的询问:“你带着行李箱是做什么?”

“看不出来吗?我想要在这里住几天呀,过阵子你们不就要出国参加比赛,我过来帮你们照顾孩子。”

苏娆就有话说了:“您这也太早了些,还有十多天呢。”这也是在给她说暗语,希望这老夫人不要把她逼得那么紧。

不可能说连最后安稳的日子都不给她留下吧,毕竟也为这秦家生了一对孙子,好歹也让自己在这里多待一阵子,多陪陪他们。

如果今后的几天都有这老夫人在的话,苏娆会觉得呼吸都是困难的,所以她心里非常的生气。

秦老夫人却笑道:“不早了,我担心有些人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所以就在这里提点一下你们,毕竟这带孩子的事情,我们老一辈更在行,你看慎之那么出众,今后我的两个孙子也一样。”

老夫人说着又看向一直没和她打招呼的Ke

有些不悦的说:“就好像你就不懂的教育自己的孩子,阿政看到我都知道马上打招呼,看看你带大的孩子,没有什么规矩,你说我的话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