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ddxsku

呼市郊区,一家屠宰场的地下仓库内,阮志雄和陈笋两个人,正面色焦急的看着病床上的阮志朗,之前吴志远对着汽车风挡玻璃开的一枪,导致大量钢珠和玻璃碎片全都喷射到了阮志朗的身体里,此刻他的下巴和胸口一片血肉模糊,而且不断有血液顺着伤口往外冒,虽然阮志雄给他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可根本就止不住血。

“咳咳……哥……哥……!”

阮志朗躺在床上,刚一张嘴,便有血液顺着嘴里涌出来,引得他咳嗽连连。

“阿朗!别说话!你别说话!坚持住了!医生马上到!马上就到!”阮志雄打断阮志朗的话,蹲在床边努力的攥紧了他的手掌,虽然竭力保持着镇定,可语气里的紧张和惶恐还是藏不住的:“哥这次带你来国内,是过好日子的!现在咱们的新生活还没开始呢,你一定要挺住!挺住了,知道吗?!”

“哥……我知道我……我快不行了……不论如何!不论如何你……你也得答应我……等、等你在国内……站稳脚跟,一定要……要帮我把黎氏彩接到国内……我、我答应过她……”阮志朗费劲的说完一句话,脸上的冷汗已经如同水洗,而且目光呆滞的看向房顶一角,俨然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导致了视觉障碍。

“咣当!”

与此同时,房间的门被人一把推开,随后二双带着一个斜背医疗箱的中年男子走进屋内,看向了窗边的阮志雄:“让一让,医生来了!”

“医生!您一定要救救我弟弟!一定要救救他!”阮志雄见医生到了,满脸殷切的转身。

“你先让一让!”医生伸手推开了阮志雄,只看了一眼阮志朗胸口弹洞冒出来的黑褐色血液,便眉头深锁,从这种血液的颜色,还有阮志朗宛若破旧风箱般的呼吸声来看,明显已经是伤及到了肺部。

“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陈笋敏锐的注意到了医生脸上那股一闪而过的情绪变化,微微俯身问道。

“你们先出去,我需要安静!”医生微微摆手,掀开了自己的医疗箱。

“……”

五分钟后,房门再度被推开,蹲在走廊里的阮志雄看见医生出门,瞬间站直了身体,目光里满是心疼和不安交织的神色。

“你弟弟的心脏和肺部都被弹片击穿了,人已经没救了,我给他打了一针肾上腺素,进去跟他道个别吧。”医生看着目光满带希冀的阮志雄,同情的摇了摇头。

“他……”阮志雄听见这话,目光瞬间黯淡了下去。

“如果能救人,我会尽力的,去吧,你能跟他交流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医生点点头,给出了一个确切的回答。

……

就在阮志雄走进病房跟阮志朗做最后诀别的时候,无数道身影已经在夜色当中,将屠宰场包围,这些身影,除了穿着蓝色警服和避弹衣的刑警,还有二十四名全副武装的特警,分为八支突击小组散布在了屠宰场周围。

等全部警力悉数就位之后,抓捕现场外部的指挥车内,本次抓捕行动的总指挥,也通过无人机视角监测着养殖场的情况,同时对着手台开口道:“各抓捕小组注意,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你们面前的工厂,是一家打着屠宰场旗号的假钞印刷基地,警方已经对该团伙调查许久,但因为事发突然,所以必须提前收网!根据情报,其内部成员,大多都是亡命之徒和逃犯!而今天***案的匪徒也藏身在这里,对方手中持有枪械,但人数与装备情况不详,我们拟定于两分钟后对该厂发起突击,由特警队员先行进攻,我们今晚的任务是肃清这处工厂,主要目标以枪案嫌疑人为主,在面对敌人持械的情况下,可以不予警告,直接开枪!”

“一组收到!”

“二组收到!”

“……!”

很快,各抓捕小组纷纷传来回馈。

“重复,面对敌人持械,允许直接开火!如果可能,尽量保留嫌疑人的犯罪证据,并且对参与伪钞制造的嫌疑人进行控制!各组准备,看红色信号弹行事!”总指挥留下一句话,手台进入静默状态。

“嗖——”

大约七十秒后,一发绿色的照明弹拖曳着长长的尾巴被打上天空,随后缓缓下坠,本来漆黑一片的夜色,在一瞬间被照的亮如白昼。

“咣当!”

信号弹升空后,院里一个厂房的门被人拽开,里面的一个汉子疑惑的看着亮堂堂的院子,继续往院子里面走了几步,抬头看向了半空当中的照明弹,一愣之后,撒腿就要往屋里跑。

“嗤——”

光芒再起,红色的信号弹在远处的树林当中悠悠升起。

“嗖!”

在信号弹升起的一瞬,最贴近工厂的一名特警队员,猛地甩动手臂,将一发震撼.弹隔着墙头扔进了院子。

“嘭!”

震撼弹炸裂,闪烁的白光和炸裂声,在一秒钟内让那个汉子瞬间陷入感官失衡的状态。

“来人啦!!来人啦!!!”

处于失聪状态下的汉子捂着自己的耳朵,扯着嗓子凄厉的嚎叫起来。

“妈的!”壮汉喊声落下,隔壁房间的门被人一把拽开,随后一个小青年端着手里的私改猎,一步跨出门外。

“九点钟方向,允许射击!”

攀附在墙头的特警观察手握着夜视望远镜,果断开口。

“砰!”

旁边的狙击手果断扣动扳机,打中了青年持枪的手臂,八八狙的力道之大,直接将青年的胳膊在手肘部位轰碎,半截胳膊握着枪凌空飞了出去。

“呜——呜——”

随着枪声响起,屠宰场的车间里登时传来了防空警报一般的响声,随后车间内的几名工人也很快跑到大铁门边上,开始关闭大门,早外面宿舍里休息的工人,也全部开始端着枪跟特警展开了驳火,他们这个假钞窝点的人,每个人身上的事都不仅仅是造假钞这么一项,所以看见警察后,第一反应就是拼了命的往外跑,以及进行对抗。

“吭吭!”

“砰砰!”

“哒哒哒!”

“……!”

霎时之间,院子里的枪声已经响成一片,而车间的大铁门也随即被关闭反锁。

“一.号!我们已经到达了指定攻击位置!9、6、3点钟敌人肃清,但进攻路线受阻!请求支援!”一个带队摸到厂房方向的特警组长发现厚重的铁门已经反锁,对着耳麦沉声开口。

“收到!爆破组前往支援!各单位注意,目标不变!”指挥车的反馈瞬间传来。

“嗡嗡!”

十秒钟后,引擎声音泛起,随后一辆特警的履带步战车轰鸣而来,直接奔着院墙撞了上去。

“轰隆!”

步战车撞塌院墙之后,继续向前开进,而特警那边的几个攻击小组也开始推进,迅速肃清了外围残敌,同时开始对着厂房的铁门实施爆破。

“下车!下车!各组协同进攻!”

“六七八组外围警戒!”

“爆破点就绪!”

“隐蔽!”

“……!”

一道接一道的指令接连发出,八支进攻小组如臂使指般的默契配合,按照指令不断做出对应行动。

“轰——”

五秒钟后,TN.T爆破炸.药泛起剧烈声响,厂房的铁门直接被冲击力推倒,随后无数烟幕.弹和震撼.弹被投掷进了门内,负责首攻的九人共三支进攻小组,呈三角队形冲进厂房,开始以警戒队形向前推进,在他们面前的厂房里,摆放着数台现金的印刷机,旁边印刷好的假钞更是堆积如山。

“砰砰!”

忽然间,一阵枪响顺着仓房的角落炸响,一名特警腿部冒血倒在了地上。

“哒哒哒!”

另外一名特警跨步上前,在另外一名队友救助伤者的同时,开始扣动扳机进行反击。

“吭吭!”

“砰!”

接下来,厂房内枪声再度连成了片,子弹打在机器上,不断泛起叮叮当当的响声,零零星星的枪焰也在各处闪动。

“指挥官!工厂的匪徒们已经占据了有利位置,而且配备了防毒面罩!烟幕.弹失效,我们被压制了!”一名特警躲在一米多厚的印钞纸后面,对着对讲机发出反馈。

“目标的反抗程度和武器配备程度,已经超出了预案,我命令!各小组化整为零,发挥个人优势进行推进!”指挥官再度做出了应对措施。

……

“咣当!”

工厂后侧墙根的位置,随着一处隐蔽的木板被掀开,二双和阮志雄、陈笋三人,头上都套着匪帽,顺着地道出口钻了出来,此刻厂房那边的枪声,已经如同爆豆子一般,还夹杂着各种呼喝与哀嚎。

“他妈的!国内的警方,为什么会这么快找到咱们?”阮志雄还没等从阮志朗离世的悲痛中缓过神来,就接到了警察来袭的消息,眼睛通红的向着二双问道。

“哥们,这是国内,你以为是金三角啊!这里到处都是监控探头,而且你们逃跑的时候也没按照我提前计划的路线走,肯定是他妈漏了!抓紧走,我在附近藏了车!”二双作势就要迈步。

“别动!”

“举起手来!”

就在此时,一抹手电光芒打在了三人身上,两名负责蹲守外围的刑警,顿时抬枪指向了三人。

ddxsku